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见龙威

>

见龙威

与光同成辉著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见龙威》是由作者“与光同成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杨喜夏承,其中内容简介:【架空文】夏承王朝元历 220 年秋,原本国泰民安的生活被打破,本和夏承王朝交好的拂菻、扶桑两国向夏承发动了侵略战争,事发毫无征兆,打了夏承一个措手不及,步步后退,损失惨重。在危难之际,夏承众多江湖武林能人出手救国,才勉强止住敌国进犯的脚步。如今过去二十年,那场如洪水猛兽的大雨渐渐有了再次倾盆而下的趋势……...

来源:fqxs   主角: 杨喜夏承   更新: 2024-06-15 22:53: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最具潜力佳作《见龙威》,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杨喜夏承,也是实力作者“与光同成辉”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豫州,新阳县内,一名年轻人正靠在门口的门框上看着街上的车马路人来来往往,手中瓜子壳嗑得满地都是,瓜子是隔壁张婶从老瓜里抠出来哂干的待瓜子嗑完,年轻人叹了一口气,随后进了院子拿出扫帚扫了起来年轻人名叫杨喜,今年二十岁,自打记事起,杨喜的记忆就只有新阳县内的一砖一瓦,诸人诸事,这里的每个角落每个人,他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把他养大的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儿,听老头儿说他是老头从粪池...

第 2 章 孤寡的留守青年

豫州,新阳县内,一名年轻人正靠在门口的门框上看着街上的车马路人来来往往,手中瓜子壳嗑得满地都是,瓜子是隔壁张婶从老瓜里抠出来哂干的。

待瓜子嗑完,年轻人叹了一口气,随后进了院子拿出扫帚扫了起来。

年轻人名叫杨喜,今年二十岁,自打记事起,杨喜的记忆就只有新阳县内的一砖一瓦,诸人诸事,这里的每个角落每个人,他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把他养大的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儿,听老头儿说他是老头从粪池里面捞出来的,这个说法杨喜当然是不信的,只当老头在是在拿他说笑,反正他记忆里老头就从来没个正形。

老头儿个子不高,至少杨喜长大后身高八尺的他看老头得低头,杨喜对老头了解少之又少,就连老头姓甚名谁都不知道,问过,老头不说。

杨喜所知道的,那就是老头是一名镖师,略懂一点拳脚功夫,爱喝东街老刘家自己酿的烧刀子。

杨喜从小就被老头塞个破木棍在手中整天练得腰酸背痛腿抽筋,整天从早练到晚的功夫,鬼知道那对于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是多大的伤害。

那时候杨喜就暗暗咬牙切齿想着长大了怎么对这个看起来碰一下就能散架的瘦小老头进行报复,这一练就是十几年,手中的小破木棍也换成了铁棍,重得要死那种。

“唉我说老头儿,你还会别的武功吗?

就是说书先生说的那种飞檐走壁,一跃几十里的那种功夫。”

“练那个干啥?

你没事少去听那些个乡村野史,不健康。”

杨喜:???

“不是我说,你这来来回回的就这几招,谁家天天吃白菜豆腐也受不了啊,更何况我吃了这么多年。”

“嗯!

什么豆腐,哪来的豆腐?”

“算了老头您歇着吧。”

“唉,好嘞。”

多年来,只要老头儿在,杨喜每天都得练武,每天练完老头都会让杨喜跳进他制作的好浴桶内泡澡,浴桶内各种花花草草倒是好看,但却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就像是臭鸡蛋抹上暴晒了好几天的死猪肉,嗯…也不像,反正难闻得紧。

最开始杨喜也不情不愿,搁谁身上也不愿意啊,最初杨喜边泡边吐,隔夜饭都吐出来,抗拒了几天杨喜又乖乖的自己往桶里面跳,原因无他,他不想练完武第二天在床上疼得哭爹喊娘。

但也有老头不在时候,老头是镖师,但却从不让杨喜跟着护镖。

一般来说镖师押镖少则几天,多则几月半年也算是常事,但每次老头押镖最多三天便可回返。

对此杨喜一首有几点疑惑,第一:老头这么大年纪了居然也还有人找他押镖。

第二:每次都只是三天就回来了,怕不是在路上碰到危险就把人撇下自己溜溜了,更大可能是老头每到固定点就杀人越货,掠了钱财又溜溜了。

每每想到此处,杨喜看老头的眼神就透露出一种怪异,仿佛老头马上就会一脸怪笑的冲过来拧下自己的脑袋。

一年前夏天的某天,天气闷热得紧,大概是要落下大雨了,杨喜照旧在院子里练得满身大汗,在一旁躺在摇椅上扇着蒲扇的老头突然道:“喜娃儿,去给老子买壶冰镇的烧刀子来。”

杨喜闻言,嘴角抽了抽:“找茬是吧,我上哪儿去给你弄那劳什子冰镇的,就老刘家的烧刀子,爱喝不喝。”

老头闻言也不气恼,丢给杨喜一小块碎银咂巴咂巴嘴道:“也行,去吧。”

待杨喜出了门,老头随即起身向屋内走去,走了一半时抬头看了看天笑言:“又要变天咯。”

进屋收拾好行囊,出了屋门便看见杨喜左手拎着酒壶,右手拿着一个糖饼正吃得油口油嘴吊儿郎当的从院门外走进。

“哟,来活了?”

杨喜一看老头背着行囊当是老头出门干活,酒壶递给老头后一脸兴奋而猥琐的向着躺椅走去,心里还念叨着:嘿嘿,我来啦!

“杨喜,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每一字你都记好,我只说一遍。”

老头背对着杨喜,看不出表情,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与严肃。

“嗯?

你要说啥?

神神叨叨的。”

刚一脸惬意躺下的杨喜从躺椅上坐首,看着一反常态的老头说道。

“时间很紧,长话短说,第一:你有武艺傍身,在这平常百姓中自保不是难事,但是切记不可入江湖,江湖事江湖了,你不是江湖人,该管的不该管的你能不管就不管。

第二:不可参军入仕,现在的夏承不再是当年的夏承,你就在这新阳娶妻终老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咳咳~隔壁家张婶家二妞我看就不错。

第三:这是一本武功心法,你将其熟背于心,记下以后将其焚毁,唉。”

话毕时老头叹了一口气又道:“我所说你记住了没有?”

老头依然是背对着杨喜,看不出表情。

杨喜再傻也听出了老头话里的不对劲,但是依然强行露出一脸僵硬的笑对着老头说道:“嘿,不就出门干个活嘛,怎么,这次点子扎手啊?

害,遇到哪不好办的劳什子事,就赶紧跑回来嘛,搞得像是生离死……我问你我说的话记住了没有?

回答我!”

不待杨喜的话说完,老头出言打断,语气透出一股毋庸置疑的强硬。

杨喜似明白了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道:“我记住了,你有事先去办吧,我这么大个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

你放心吧。”

老头闻言,不再有任何言语,动身向门外走去,到得出了新阳县城门外,手中的烧刀子猛的灌了一口,随后平端着对空而洒。

嘴里轻轻呢喃道:“答应你的承诺我做到了,但愿喜娃儿一辈子用不上那东西吧。”

随后脚下微动下一瞬己消失在新阳县城的视线内。

老头刚走那段时间,杨喜刚开始还是觉得老头也许只是去得久一点,终归有回来的一天,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杨喜也慢慢接受了现实,明白老头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杨喜感觉很难过,他没有父母,从小把他养大的老头,老头教会他识字,习武,做饭……几乎什么都是老头教的,老头离开时的表现,让他有一种此生一别,余生再难相见的感觉。

他不知道老头为什么要走,也不知道他将要去做什么,他也没问,老头做什么从来不会向他告知,他知道问也得不到答案,从小便是如此。

只是老头这一走,他便成了孤寡的留守青年。

小说《见龙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