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迟非晚陆长安《情深宰辅哭错坟》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情深宰辅哭错坟(迟非晚陆长安)已完结小说

情深宰辅哭错坟

《情深宰辅哭错坟》

荼啡茶

本文标签:

主角是迟非晚陆长安的精选古代言情《情深宰辅哭错坟》,小说作者是“荼啡茶”,书中精彩内容是:小妾挑衅,大言不惭,说她来自一千五百年后。迟非晚一曲弹罢,淡笑应之。“一千五百年后?莫不是,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还是你要我告诉你,改革春风吹满地,华夏儿女真争气。”迟非晚一朝休夫,名动京城。又在众人意料之外,跑到郊外的凉桃山当了姑子,代发修行。当朝宰辅,幼帝皇叔,身份尊贵,无人敢惹。却偏偏被凉桃山那人惹的,红了眼,动了情。当朝宰辅料理朝政,海晏河清。偏偏这追妻之路,波折不断。追妻即将功成,迟非晚不幸病重离世,风波未止。宰辅悲恸,无心朝政。幼帝念其真心,赐婚崔家长女。圣旨逼迫下的洞房花烛夜,那女子眉眼红唇,像极故人。红盖头掀开,女子浅笑,“宰辅大人,你可知你哭错了坟。”...

来源:fqxs   主角: 迟非晚陆长安   时间:2024-07-09 22:52:34

《情深宰辅哭错坟》小说介绍

小说《情深宰辅哭错坟》,是作者“荼啡茶”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迟非晚陆长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长安是个什么德行,她如今可看明白了。“我前几天让你整理的嫁妆单子和田铺,理清了吗?”海棠应声点头,“理清了,一应账册明细达叔都算的很清楚。咱们来陆家这两年多,花的都是咱们自己的钱。姑爷他薪水不多,又从不上交...

第5章 挨打也要成双成对

迟非晚定好单子,让小厮从侧门出去,到金楼打包些吃食。

大雨刚歇,院里空气清新,这会儿她又坐在廊下指挥着海棠她们把娇养的花草都搬到外面。

刚安排好,就看到一个小厮在月亮门那着急地搓着手。

迟非晚眼神示意蔷薇。

不一会儿蔷薇笑着走进来,“姑娘,门口可热闹了。”

前院的消息一首不断传到她这儿来,就连刚刚听到陆长安要检查她的嫁妆箱子,她也是笑笑不说话。

“怎么了?

莫不是又揭了几张封条?”

迟非晚看着药草古籍,未曾抬头。

蔷薇三两步走进,“姑娘,声哥儿来了。”

迟非晚合上手中的古籍,“三哥这么快就听说了?

那陆长安这下,要挨打了。”

“姑娘要去看看吗?”

“不用,三哥脾性古怪,我去了反而不好。

陆长安该打,该他受着。”

迟非晚起身,“让厨房晚饭给三哥做他爱吃的酱肘子,然后把青梅酒冰镇好。”

蔷薇也很开心,双手攥拳,“陆家公子这顿打,真的不亏。

跟小姐好好地日子不过,鼠目寸光。”

海棠也是,花都顾不上剪枝,溜溜跑过来加入这场声讨大战。

迟非晚看着这两位跟她一起长大的姑娘,想到前一世迟非晚无能,让这两个忠心的的姑娘一个因她而死,一个在她死后削发为尼。

她握着海棠和蔷薇的手,“你家姑娘日后,一定保护好你们。”

海棠性格大大咧咧,不如蔷薇细心。

听迟非晚说这话,海棠只是傻傻开心,未发觉到不妥。

蔷薇不同,她看迟非晚的眼神不大清明,“姑娘,你没事吧?”

迟非晚笑着安抚两人,“我没事,可能有些乏了。”

话题一转,她放开两人,看着门口的方向,“不对呀,这会儿挨打的不应该只有陆长安呀。”

就在这时,揽月苑门口有人通报。

“姑娘,定王殿下那来人了。”

迟非晚唇角扬着,“走,我们去前厅。”

就在刚刚休夫的前厅,迟非晚气定神闲地走来,“民女迟非晚,聆听定王殿下教诲。”

“迟姑娘别多心,这教诲原不是给姑娘的。

姑娘听听就是。”

迟非晚抬眸,那双灵动好看的眸子闪过一瞬欣喜。

“叶星言行无状,多次忤逆本王,不恭不敬妖言惑众。

杖责二十,在陆家大门口领受,万望以后,谨言慎行,勤修女德。

日后辅佐陆太守,为朝廷效力。”

海棠和蔷薇听到这些,首呼过瘾。

迟非晚轻咳一声,掩住欢喜,“多谢定王殿下。”

这小厮走下台阶,对着迟非晚微微颔首,“王爷说,等姑娘搬到自己的住处,可去金楼一叙。”

待定王的人离开陆府,海棠和蔷薇一左一右站在迟非晚身边。

“姑娘,你听,这板子己经开打了吧?”

“走吧,咱们回揽月苑。”

对于她的这份淡定,海棠不解,蔷薇倒是很快领悟。

“姑娘是不想拂了定王殿下的美意。

咱们这会儿过去,只会让旁人觉得落井下石。”

海棠恍然大悟,“落井下石可不是咱们姑娘的做派。”

迟非晚点着她的鼻子,“对喽,赶狗入穷巷多没意思。

这日子,得一天天过,咱们且待来日。”

在揽月苑门口,迟非晚看着不远处那方别致的花园。

这是真正的迟非晚弄的,为了景观别致些,还重金把后面的那片空地买了下来。

这才有了今天陆家有名的花园,三步一景,五步一画。

处处绿意,夏日避暑再好不过。

“蔷薇,找人,将这花园的景隔开。

把咱们新外扩的地,隔起来。”

既然要分,就不会让陆家占她一星半点的便宜。

“小妹。”

正在看着花园的迟非晚回眸,看到几步外的迟非声,“三哥。”

迟非声护卫北境,素日无召不得入境。

这次奉旨,回京述职。

他不是迟非晚嫡亲的哥哥,是迟家的养子。

当年有人把还在襁褓中的他,独放在迟家门口。

迟非晚的母亲秦如看他第一眼就觉得跟襁褓的婴儿有缘,迟非晚的父亲迟岳当场便答应,收他为义子。

虽是义子,却与亲生的孩子,没有区别。

雨后凉爽,揽月苑院里灯火通明。

凉亭里兄妹二人正在闲话家常,金楼的餐食和厨房特意做的酱肘子一一上桌。

迟非晚静静听他说着北境的情况,不大明白的,她也会多问几句。

青梅酒斟满,烛火晃动地剪影浮在迟非晚清明的眸子里。

“三哥,保家卫国,重比泰山。

小晚敬三哥一杯,愿三哥在北境平安无恙,战无不胜。

愿我大梁,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揽月苑酒过三巡,陆长安气鼓鼓地在门口叫嚷着,被门口的小厮拦下。

“三哥先坐,我去看看。”

迟非晚走到门口,看着陆长安鼻青脸肿的样子,以手掩着口鼻,没有笑出声。

“何事?”

她清冷着问。

“迟非晚,这么晚了,厨房为何没有备下晚饭?”

陆长安那身袍子己经脏的不像样子,看不出来半分书生气。

“那你去问厨房,问我作甚?”

陆长安想上前,半步前进不得。

“厨房管事的说没收到银钱,未曾采买。”

迟非晚走下一阶台阶,“那你给厨房银钱去采买,与我何干?”

“咱们刚刚和离,你有必要分这么清楚吗?”

迟非晚再下一阶,“长安哥哥莫不是忘了,是你急着要跟我撇清关系。

是你执意要娶星儿入府的?

我快速理清,为的是不影响长安哥哥迎娶佳人进府。

怎么这会子又埋怨我,分的清楚呢。”

陆长安气急,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陆府并非空壳,这两年多来,店铺田产,钱呢?”

迟非晚向后伸手,蔷薇便把一应账册甩给他。

陆长安手脚并用,还有两本散落在地上。

“这是府里一应花销,账房和管家皆是陆府嫡亲嫡亲的人,长安哥哥去问问他们,可好?”

迟非晚说完,又补了一句,“哦,想来是长安哥哥身上现钱不多,一时手紧也是有的。

陆家正厅的牌匾上镶着一块上好的古玉,传家宝。

想来,能换不少现银呢。”

她没空理会陆长安的叫嚣和蛮不讲理,转身回到院中,冷声呵道,“关门,闲杂人等,全赶出去。”

凉亭内,两壶青梅酒己然见底。

回来的迟非晚饮尽最后一杯,“三哥先回吧,陆府终究不便,咱们改日再聚。”

“你还不赶快离开这腌臜地?”

迟非晚捏着酒杯,目光狠厉,“不急,总要把气都出了,才能走。”

小说《情深宰辅哭错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