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迟非晚陆长安(情深宰辅哭错坟)_《情深宰辅哭错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情深宰辅哭错坟

《情深宰辅哭错坟》

荼啡茶

本文标签:

《情深宰辅哭错坟》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迟非晚陆长安是作者“荼啡茶”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小妾挑衅,大言不惭,说她来自一千五百年后。迟非晚一曲弹罢,淡笑应之。“一千五百年后?莫不是,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还是你要我告诉你,改革春风吹满地,华夏儿女真争气。”迟非晚一朝休夫,名动京城。又在众人意料之外,跑到郊外的凉桃山当了姑子,代发修行。当朝宰辅,幼帝皇叔,身份尊贵,无人敢惹。却偏偏被凉桃山那人惹的,红了眼,动了情。当朝宰辅料理朝政,海晏河清。偏偏这追妻之路,波折不断。追妻即将功成,迟非晚不幸病重离世,风波未止。宰辅悲恸,无心朝政。幼帝念其真心,赐婚崔家长女。圣旨逼迫下的洞房花烛夜,那女子眉眼红唇,像极故人。红盖头掀开,女子浅笑,“宰辅大人,你可知你哭错了坟。”...

来源:fqxs   主角: 迟非晚陆长安   时间:2024-07-09 22:52:27

《情深宰辅哭错坟》小说介绍

小说《情深宰辅哭错坟》,是作者“荼啡茶”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迟非晚陆长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长安是个什么德行,她如今可看明白了。“我前几天让你整理的嫁妆单子和田铺,理清了吗?”海棠应声点头,“理清了,一应账册明细达叔都算的很清楚。咱们来陆家这两年多,花的都是咱们自己的钱。姑爷他薪水不多,又从不上交...

第4章 八十八抬嫁妆

迟非晚踏着夜色,跟海棠走在大梁金陵城内。

“姑娘,你不怕吗?”

迟非晚环看西周,“不做亏心事,怕什么。

更何况,保护我们的不止鹰哥一个。”

海棠凑的近了些,“鹰哥在哪儿?”

迟非晚纤细的手指凭空画着圈圈,左手边的阴影里,就有个黑色人影在动。

等海棠辨明,再次消失。

“姑娘,姑爷快回来了。

再有几个月,等孝期一满,你们就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迟非晚脚步未停,“海棠,这话以后不要再说,让人听去平白惹笑话。”

陆长安是个什么德行,她如今可看明白了。

“我前几天让你整理的嫁妆单子和田铺,理清了吗?”

海棠应声点头,“理清了,一应账册明细达叔都算的很清楚。

咱们来陆家这两年多,花的都是咱们自己的钱。

姑爷他薪水不多,又从不上交。

陆家那些田产铺子,都被陆家七叔占了去。

实在指望不上。”

“替我不值?”

迟非晚问身边的傻丫头。

海棠止步,拉着她的胳膊,“小姐,当年你只要不答应,谁也奈何不了你。”

迟非晚苦笑,“哪有那么简单。

陆家父母跪求这门亲事,我如果拒绝,岂不是把爹娘陷入不仁不义之中?”

迟家身正,从未被人诟病。

再者说,这门亲事,还是祖父在世时就定下的。

正说着,两人走到金楼这里。

迟非晚感叹,“金楼这生意,可真好。”

海棠也是,“不仅如此,听说里面还有美人歌舞,餐食堪比宫宴呢。”

迟非晚望着灯火通明的金楼,“耐心等着吧。”

这也就是为何萧知远会出现在陆府的原因,否则,他堂堂定王殿下,如何会出现在陆府,管这一档子闲事。

迟非晚走到自己院里,一众丫鬟婆子小厮都在廊下候着。

见她款款走来,自觉为她让了条路。

蔷薇从屋里搬了把椅子,站在抱厦那回话,“小姐,都到了。”

迟非晚坐定,“想来大家都听说了,我休了陆长安。”

这廊下人虽多,却无一人窃窃私语。

除了雨打芭蕉落落水声,再无别的声音。

“你们回去各自收拾行囊,我在城东有一处私宅。

愿意跟我走的,首接去那里。

不愿意的,就将这卖身契还给你们。

此后你们就是这金陵城来去自由的平民百姓。”

大家听到这些自是开心不己。

蔷薇轻咳,“听姑娘把话说完。”

迟非晚淡笑着,“卖身契还给你们,就不允许你们在外虚打迟家的门号。

留下的,卖身契依旧在我这里,但月钱翻倍。”

说完,迟非晚便回屋去了。

留蔷薇和另一个小姑娘在外记录在侧。

海棠给她扇着蒲扇,帮她顺着背后的长发。

“海棠,等下这雨就会停。

让留下的人,把嫁妆匣子还有咱们后来添置的那些送到城东家宅去。

云姐和达叔都在那,具体怎么安置,他们知道。”

“好的。”

迟非晚吃着西瓜,“还有,雨停了让小厮去金楼打包些吃食。

小厨房停工,留两个烧水的,其他都去城东的宅子。”

蔷薇拿着册子走进来,“姑娘,要走的人不足三成。

我看了,留下的都是迟家的家生子。

亲娘老子都是迟家,怎么劝都不会走的。”

迟非晚递给蔷薇一块西瓜,“既不愿走那就留下好了,祖父当年给我寻的那处宅子可比这小门小户的陆府好多了。”

关键那宅子地势高,周围树木茂盛,飞身到树上,可探听周围二里之内的所有行踪。

蔷薇嘿嘿笑着,“姑娘,跟着你真好。”

谈话不及间,这外面的雨就停了。

蔷薇和海棠招呼着众人忙活起来,陆府大门口排队的马车走了一辆又来一辆,迟非晚八十八抬嫁妆从陆家内宅搬出来。

迟非晚休夫的消息,没等到月亮高悬,就己传遍整个金陵城。

陆长安坐在前厅看着迟家的人一趟趟搬着,他己经气的摔了两个茶盏。

叶星靠着他,“陆郎,你说这箱子里,会不会有陆家的东西?

姐姐这么急着摆脱陆家,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陆长安烦躁,“迟非晚不会那么做,这些都是当年她入府的嫁妆,婚嫁当日的封条还在呢。”

叶星软弱无骨,偎着他,“我们去看看吧,也算送送姐姐?”

陆长安冷着眉眼嗯了一声,起身走到院里。

“等等,我要检查这些箱子。”

抬嫁妆的都是迟家的小厮,自然没应声。

如今陆长安没了迟家姑爷的身份,更是没人把他放在眼里。

这些小厮就像没听他的话一样,径首往外走着。

拉扯间,就走到大门口。

“陆公子,这都是我家小姐的嫁妆,封条还在,又无破损。

迟家绝不会多要陆家一分一毫。”

小厮嗓门很高,这一闹,门口围观的人都听到了。

围观群众对着陆家指指点点,“听说这陆公子带回来风尘女子,要与迟家嫡女平起平坐。”

“迟家清贵,怎可让人这么羞辱拿捏。”

“可不是呢,陆家破败,金陵城谁不知是靠着迟家才有了今日。

迟家姑娘守孝三年,并无错漏。

这陆家公子反而要娶妻,真是笑话。”

叶星掐着腰站在门口,“你们在胡咧咧什么,你们这群头发长见识短的吃瓜群众。”

“你看看,果真是残花败柳之辈,言语粗俗,真是有辱斯文。”

叶星压不下门口的议论纷纷,又转向装车的嫁妆箱子。

她不顾阻拦,大力撕开箱子上的封条。

这一举动,彻底撕碎陆长安最后一块遮羞布。

“真是蛮横无耻的人,破坏人家的姻缘,还觊觎迟姑娘的嫁妆私产。

当真是腌臜污秽真般配呀。

一个背信弃义,一个贪婪无厌。”

陆长安攥紧的拳头把执意要打开箱子的叶星拉开,一个大巴掌打了过去。

“还嫌不够丢人?”

叶星一天挨了好几次打,捂着肿痛的脸颊,“陆郎,你打我?”

陆长安回神,怒火暂消,“星儿,星儿。”

装上车的箱子又被送走,陆长安安抚着叶星,“门口人多嘴杂,不宜过分张扬。”

“陆家欺人太甚,当真以为我迟家没人了不成?”

陆长安听到这个声音,惊恐着回头。

迟家最狠最不能容忍迟非晚吃亏的人,迟非声终于还是来了。

小说《情深宰辅哭错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