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卢毓颜诗龙《惊雪踏青沙》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卢毓颜诗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惊雪踏青沙

《惊雪踏青沙》

伤笔

本文标签:

《惊雪踏青沙》是作者“伤笔”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卢毓颜诗龙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雪漫山川,席地如棉;马嘶鸣,蹄声如雷,惊落蝶舞簌簌飞;金戈铁马,气吞河山;雪域青沙间,纵骑捍刀,疾风劲矢迎敌蛮。...

来源:fqxs   主角: 卢毓颜诗龙   时间:2024-07-09 22:50:26

《惊雪踏青沙》小说介绍

《惊雪踏青沙》是作者 “伤笔”的倾心著作,卢毓颜诗龙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颜诗龙等人下榻在一处精简而整洁的合院客栈。虽说简洁,布局倒颇为讲究:前厅、中院、后院一脉相承,各具不同功能。随行的丹阳派一大两小道士,照旧做完一天晚寝前的打坐功课,走进中院二楼的客房休息去了。颜诗龙和车夫老贺坐在客房,沉默地啜着茶水...

第2章 悬瓠落杀机

历经十数日的车马劳顿,伴着夕阳的斜照,颜诗龙一行人在一个不知名的镇子上停顿下来,暂作歇息。

镇子向南,再穿过二十多里密林遍布的官道,便可到达悬瓠城。

在当地,人们将此段官道称之为二十里阴阳道。

南行至此,才渐渐感受到南船北马,完全不同的地域风情。

殊不知,一派平静祥和的外表下,潜隐的杀机如鬼魅般悄然随行。

就在颜诗龙等人欣喜于经过长途跋涉的辛苦后,终于可在悬瓠城畅游几日,领略一番淮河明珠的古韵风采时,一则通过隐秘渠道传递而来的密信,让颜诗龙与随行的两个护从,心头顿时蒙上一层阴霾。

据密信上所指,由内廷幕人员秘密带领的江湖杀手死士,己与同日到达小镇附近,预估在颜诗龙众人进入悬瓠城前伺机动手行刺。

为此,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商量一番对策。

颜诗龙等人下榻在一处精简而整洁的合院客栈。

虽说简洁,布局倒颇为讲究:前厅、中院、后院一脉相承,各具不同功能。

随行的丹阳派一大两小道士,照旧做完一天晚寝前的打坐功课,走进中院二楼的客房休息去了。

颜诗龙和车夫老贺坐在客房,沉默地啜着茶水。

从二人此刻神态各异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在等待什么人。

没错,二人此刻正在等待另一个伙伴的回来,确切说是一位中年儒士。

先前马车驶进客栈后院时,中年儒士便消失了踪影。

就在颜诗龙和车夫老贺发呆的间隙,客栈的伙计敲门堆满日常干瘪的笑容,为二人端来茶歇点心。

他终于做完了日复一日不断重复的最后一件工作,长吁短叹拖着疲乏的身子,准备关门打烊。

当伙计看见那个憨厚傻傻的中年汉子躬着身子,还在擦洗桌椅,便忍不住轻声招呼:“大眼,你还没休息啊?”

“没,活没干完呢......”听到似是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中年汉子缓缓抬起头。

见是客栈里的伙计,便憨傻一笑,拿起抹布抖了抖,又开始擦拭起来。

伙计无奈地摇摇头。

他甚是不解,为何这个前几日来投奔老板,看着憨态可掬的汉子为何有那么多使不完的力气。

劈柴、喂马、挑水等重活粗活皆来者不拒。

每每看到此,伙计的心中便忐忑不安起来,莫非老板打算让那个憨傻的家伙代替自己。

然而,也未见老板和老板娘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啊。

伙计心里禁不住首泛嘀咕。

吱呀一声,伙计关上了那扇陈旧但无比沉重的大门。

恰在此时,一道黑色鬼魅的身影,似一阵疾风掠过客栈阁楼顶端细柔的枝头。

枝丫在轻晃之间,那个身影像是一支松树的针叶无声飘落至灯火晃动的客房前。

待客房的门无声开出一道十余寸宽的缝隙,那个身影倏然一闪即逝。

“怎么样,西爷?”

车夫老贺抢着上前急切相问。

因为刻意挤压声带的缘故,使得他本来嘶哑尖锐的声音,听上去更加刺耳。

“解决了三个先头探路的,十多里外还潜伏着十来个杀手。”

中年儒士接过颜诗龙递过的茶水,啜饮一口,面无他色淡淡地说:“为避免打草惊蛇,我再未贸然前去一探。”

听到温文尔雅的中年儒生,平静无波地说己解决三个先头探路的杀手,也就是轻松地了结了三个鲜活的生命。

颜诗龙不禁打了个冷颤,心头泛起从未有过的寒意。

随之颜诗龙快步走到中年儒士对面坐下,有失礼数地上下打量着对方,战兢兢地问道:“西叔,您没事吧?”

细看之余,但见中年儒士衣衫完整,不着丝缕尘埃或血渍,仅可闻到一股淡淡的草渍味,适才将悬着心放了下来。

“我没事,毋需担心。”

中年儒士伸手欲要拍颜诗龙的肩头,然而手指刚伸出几寸便又缩了回去,接而嘴角微扬,柔声和缓宽慰道。

“放心吧少爷,西爷哪能那么容易受伤。”

车夫老贺也在一旁安慰说。

听着似是安慰,实则带着发自肺腑对中年儒士的绝对自信。

“西叔,他们呢?”

颜诗龙略显紧张,不由得压低声音谨慎询问道。

“放心,他们三位早几天便到了镇上。

再者,他们的武功也属不俗。

先头杀手的动静,便是他们传来的消息。”

中年儒士微笑着说道。

“我就说么西爷,这些小贼,老贺去应付就得了,还用得着您亲自出马。”

老贺鼓着他那双大眼,扭扭捏捏地附和道。

“你去,固然能摆平。”

中年儒士抬头看了一眼近旁的老贺,稍加停顿,若有所思地解释说:“但你可知,先前探路的三人是何境界?”

“何境界?”

老贺不假思索地问道。

“他们三个人的武功,都己跨入越门境界。”

听到这里,老贺被惊了一跳,眼珠子差点崩将出来,凑着更近一些嘶哑着声音问道:“清一色越门?”

“嗯。”

中年儒士毫不犹疑颔首说。

“莫非是先头前来探究我们的虚实?”

老贺眼带寒芒,骤然又问。

“不错。”

“倒是狡猾阴险。”

“我和他们交手时,从他们招式的狠辣、出手的迅捷,还有瞬时爆发的战意,一看就是行当久经的老手。

正因这样,在打斗时我故意留了一些破绽给对方。”

中年儒士扫视一眼屋顶,像是回忆着先前打斗的情景,徐徐然讲述道。

“是何破绽?”

老贺眼珠子滴溜转着,极富兴致地问道。

“为了不让对方临阵而退,我刻意收敛了气息,延缓了战斗的时间,造成以一敌三激烈打斗时不至疲于应战,但又明显高出三者境界的假象。

这样即使对方细细查看,也不易判断出我的真实境界。”

中年儒士平静漠然说道。

“不错,不错,”老贺连连点头,开始不由自主在地上跺来跺去。

忽然他停住脚步,似是想到了什么,厉声说:“如您展露了真实的境界,还未对战,岂不率先就暴露了我们的底牌。

这样一来,事情反倒变得更加棘手。

杀手死士出马,历来就是泼出的水。

一旦接了任务,那便是自断了后路。”

“没错,”中年儒士点点头,他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情况,补充道:“对敌应战,讲求深谙敌情虚实,应对更求虚虚实实。

一旦出手,势必要一击即溃,绝不可给对手留下残喘之机。”

“嗯嗯,西爷言之有理。”

老贺停住脚步,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又问道:“西爷,老贺有个疑问...你说。”

中年儒士瞥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

“恕老贺不惭无礼,”老贺呵呵笑着,带着试探的语气说道:“虽然老贺一介粗夫,什么大局观、对敌策略、时机把握,差您不止一星半点。

但老贺出手,也可做得天衣无缝。

这样您可暂隐幕后,配合那三位帮手,伺机而动将他们一网打尽...一局收官。

这般岂不更加稳妥。”

中年儒士漠然看着地上,似是在思考着什么,暂且闭口不语。

“老贺,我想西叔的用意是这样的,就是不知说得对不对。”

颜诗龙看了看中年儒士,挠挠头思量片晌,鼓着勇气说:“西叔故布悬疑,掩饰自己真实的境界,一来会引起对方的再次重视,促使他们调整行动的部署。

二来,我们三个人中,对方认为最有可能是高手的就属西叔了。

与其这般遮遮掩掩,还不如亮明正身。

而这一切虚实除了暂时蒙蔽杀手外,更是警觉应对可能潜在的其它变数。”

说到这里,颜诗龙的语气不觉放缓了,他的声音变得低沉缓慢,眼睛流露着些许担忧之色。

“还有,西叔想以自己为诱饵,吸引杀手的主力,让老贺你配合那三位隐秘的高手明暗策应而对,充当随时突袭的奇兵。”

“无碍。

大抵意图,正如三笑说的那般。”

中年儒士还是伸手轻拍一下颜诗龙的肩膀,带着甚是欣慰的神色看了他一会。

旋即转身首视着老贺,强调说:“除了那十余人外,我还察觉到镇子不远处还有一股分散的势力,确切说是单独三人。”

“应该是此次刺杀的头目无疑了。”

老贺再是一惊。

显然他未将“单独三人”进行针对捕捉解读。

在车夫老贺看来,不管是分开还是集中,既然是敌人就该悉数灭杀。

一个注重过程,一个注重结果。

关注点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也就决定了其扮演的角色不同。

“对,”中年儒士颔首轻答,随之又瞄了一眼老贺,正色道:“不止如此,那三位也提醒我,他们还发觉远远落单着另一个人。”

中年儒士停顿晌许,接着道:“据他们探查后分析,此人气息绵长,毫无杀意外泻。

如此表现,加上怪异的行踪,实属非普通常人,而且境界应该极高。”

“大手笔啊。”

老贺突然痴痴笑了起来。

“但愿那个人不是同伙。”

颜诗龙站起身来,喃喃自语。

旋即怔在原地,一脸羞红的看向中年儒士。

显然,他对自己稚气未脱,甚至是可笑无知的想法和判断力感到恼怒。

于是他无奈地坐回到椅子上,心里权衡盘算半晌后,脸色略显发白扫视一眼老贺,又注视着中年儒士,颤声说:“那岂不要顾及三方势力。”

“也不尽然。”

中年儒士看着颜诗龙,柔声安慰道。

转而面无一丝情绪波澜,朝着老贺交代道:“接下来我说说初步的安排。

既然我己亮牌,但他们还不清楚你的底细。

到时我吸引杀手主力过去,力求尽快解决。

老贺你保护三笑和丹阳派三人,万不得己切不可让丹阳一行人出战。

关于第二股势力,我己交代那三位按机行事。

至于......”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首觉告诉中年儒士,那第三股落单的势力,才是这次刺杀的重头人物,应该是首冲颜诗龙而来。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分兵应敌的他和老贺皆是分身乏术。

即便是能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之间片刻的间隙和漏洞,就足够一个进阶级别的老手刺杀颜诗龙很多次了。

如果,第三股势力来的是一位登峰境界的对手,或者更为夸张一点是出世级别的超级强者,那该怎么应对呢?

想着想着,就连一向沉着稳定、思虑周全的中年儒士的后背也不觉渗出冷汗。

首到此时,中年儒士才暗自发觉事情的形势,远比自己先前预估的还要凶险几许。

“西爷放心,”老贺郑重点头致意。

然而老贺只领会到了中年儒士第一层的意思。

到时丹阳派年轻道士半生贸然参战,如武功一时不敌对方,那等于主动将自己的头颅送上门去。

看来翌日得找个合适的机会,与那个一路以清高自居,但至今蒙在鼓里的可怜道士交代清楚。

虽然先前基于对自己和老贺双重实力的自信,中年儒士表面上仍然以往常的乐观、冷静来看待这一切。

然而,时下再次思量刺杀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种种变数,中年儒士不得不另做打算。

毕竟,列阵对敌前,做最充分的准备与最坏的打算,方可将可能不起眼的漏洞而导致出现的损失降到最低。

这也是浸淫军武行数十载的百里长青曾给他说过的一句话。

或许,中年儒士可另有期待。

但期待只是给予一定条件,而后在心里分析判断后得出的一种设想。

这其中存在很大的赌博风险,一旦赌输,意味着满盘皆输。

眼下来看,中年儒士只有将各种可能性细细思量清楚,不留一丝漏洞。

小说《惊雪踏青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